法律顾问-知识产权诉讼

当前位置: 首页>>商业秘密 >> 经典案例 >> 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侵犯商业秘密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

人民法院网 加入时间:09-09-27 作者:不详 点击: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8)武知初字第70号
原告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区革新大道华坤宾馆B座3楼。
法定代表人左永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刘道鼎,湖北枫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中山大道1166号金源大厦223室。
法定代表人刘俊清,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王伟强,湖北成和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通银河公司)诉被告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驿龙公司)侵犯商业秘密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刘道鼎、被告驿龙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王伟强及证人杨明桥、王平、骆老大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汇通银河公司诉称:原、被告均是武汉市的具有竞争关系的汽车货运信息经营商,以向汽车货运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提供全国货运信息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为主要盈利模式。汽车货运信息的准确、及时、全面和信息量的大小决定了客户注册加盟的积极性。我公司以互联网和无线寻呼等方式向自己的注册用户发送信息和接受发布客户的信息,信息来源均是我公司业务人员和客户独立采集,不向任何非法注册用户提供,也未与被告共享信息。被告为牟取不正当利益,对我公司采取了一系列不正当竞争手段。第一,被告长期盗窃我公司货运信息,他们通过技术手段破解接收我公司向自己注册客户发布的信息,然后将其作为自己的独立信息在自己的信息平台同步发布。第二,被告直接向我公司的注册用户进行低价销售,价格仅为我公司的一半。第三,免费派送电脑终端和无线网络设备以及专用软件。第四,为挖我公司客户,被告竟然公然宣称我公司的所有信息他们都有,且已经在我公司注册的客户未到期的,加盟他们公司后继续延期至我公司注册期届满。第五,长时间免费试用。由于被告采取了一系列不正当竞争手段,且直接盗窃我公司的大量信息资源,致使我公司的客户大量流失,几乎所有原有注册用户费用到期后不再续费,给我公司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市场经济允许合理竞争,但经营者不得采取不正当竞争手段损害竞争对手。被告盗窃我公司商业秘密,采取低于成本价和免费派送等方式销售其服务,以排挤我公司的服务为目的直接向我公司客户销售,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违反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请求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消除影响,在省内有影响的媒体上公开赔礼道歉;2、赔偿本公司经济损失十五万元。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八份证据:证据1,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公证处(2007)东证字第2722号公证书,证明被告通过技术手段盗取原告的货运信息在自己的网站上发布;证据2,电话录音,证明原告的客户未给被告提供信息来源;证据3,客户名单及缴费单据,证明公证书所涉信息发布人系原告的客户;证据4,被告的宣传单,证明有宣传不实等其它不正当竞争行为;证据5,被告的服务合同,证明被告实施了不正当竞争行为;证据6,被告用户资料软件截屏,证明被告发展会员的时间及数量;证据7,原告流失客户名单及原缴费单据,证明原告的经济损失;证据8,律师费、公证费单据,证明原告损失。
被告驿龙公司庭审口头答辩称:我公司网站上的部分信息与原告的信息相同属实,但信息并非是我公司上传的,而是由客户自行上传的,且原告自己承认单个信息不构成商业秘密,却诉称整体信息构成商业秘密,这显然不是本案的审理范围。原告主张的物流信息按反不正当竞争法规定不属于商业秘密,因为物流信息由业内相关公众所知晓,原告没有设定保密和限制性条款,物流信息本身对原告来讲,并不能独占,因此,不管是单个还是整体信息,都不属于商业秘密范畴。原告也没有按惯例,在网站上载明未经本网站同意,不得进行转载的字样,因此,是开放性的信息,不构成商业秘密。我公司并未低于成本价销售,50元一个月的服务费有盈利空间,原告不能认为低于其服务费就构成不正当竞争。免费派送电脑终端和无线网络设备以及专用软件是我公司的促销手段,且在停止服务期限后要收回,不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虽然我公司在广告宣传单中对外宣称已经在网使用其它物流软件产品未到期的服务期酌情顺延,但并未直接指向原告,不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请求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为支持其反驳主张,被告驿龙公司向本院提交以下六份证据:证据1,原告的网站网页资料。证明原告自称信息均由客户提供;证据2-4,证人杨明桥、王平、骆老大的证人证言,证明货运信息具有公开性,不是秘密,且两家公司的客户有相互交叉情况;证据5,原告公司的收据,证明被告的客户杨明桥、王平同时也是原告的客户;证据6,照片五张,证明货运信息是公开的,无秘密可言。
经过庭前证据交换及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3、4、5、8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不能达到原告要证明的目的;证据2属于证人证言范畴,证人未出庭作证,该证据不能采信;证据6、7属于原告单方出具的,不能证明原告的损失。原告对被告的证据1、5、6的真实性无异议,对证据3、4、5的证人证言认为不属实。
经合议庭评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对双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予以采信。原告的证据2属于视听资料,虽然是原告私自录音,但录音的对象均是原告的客户,且这些客户全部涉及证据1的公证书中的信息上载者,原告在录音中已表明身份,且录音未侵犯他人的合法利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被告也未对录音资料提出疑点,该证据予以采信。证据6、7是原告单方出具的,无其它证据佐证,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被告的证据3、4、5是证人证言,证人已出庭,本院将结合其他证据对证人的证言予以综合评判。
经审理查明: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于2002年9月25日依法成立,其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汇通银河公司的经营范围为:计算机网络技术开发、货运信息服务、无线电寻呼服务,是一家专业的物流信息公司,主要从事货物、车辆运输配载信息服务,开设有汇通银河物流网站。具体经营方式为:公司客户采用会员制形式,在客户与汇通银河公司签订协议后,客户通过公司网站下载客户端程序,使用用户名及密码登录或使用公司提供的无线信息机终端接收、查阅或发布运力、货源、仓储、中介等物流信息,客户定期向原告支付服务年费1,200元,即可通过解密软件接收到汇通银河公司提供的物流信息。原告所拥有物流信息的来源为入网客户拨打客户服务电话提供的零散信息,以及宽带用户将自己的货运信息通过客户端软件自主上传或汇通银河公司业务人员自行收集后上传。原告的客户可以利用有偿接收到的物流信息自行进行商业交易。原告所主张的商业秘密点即为汇通网上的物流信息。
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6年11月10日依法成立,其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驿龙公司的经营范围为:第二类增值电信业务中的呼叫中心业务、计算机软件研发、物流信息咨询、计算机软硬件、通讯器材、数码产品销售,也是一家专业的物流信息公司,主要从事货物、车辆运输配载信息服务,开设有驿龙一网通网站。具体经营方式为:公司客户采用会员制形式,在客户与驿龙公司签订协议后,客户通过电话、电脑等终端设备,将需求物流信息上传,通过物流信息交互自动配对系统汇总各网络信息后,将符合客户需要的配对信息反馈给所需用户。同时也需要使用用户名及密码登录或使用公司提供的无线信息机终端接收、查阅或发布运力、货源、仓储、中介等物流信息,客户定期向驿龙公司支付服务年费600元。驿龙公司物流信息的来源为入网客户拨打客户服务电话提供的零散信息,以及宽带用户将自己的货运信息通过客户端软件自主上传。
2007年9月,汇通银河公司发现客户数量有所下降,且驿龙公司有针对其公司客户开展优惠营销活动的情况,即委托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公证处对驿龙公司的“驿龙一网通”网站进行证据保全。2007年9月18日,湖北省武汉市东西湖公证处出具(2007)东证字第2722号公证书。该公证书载明,同时打开“汇通银河物流”信息系统和“驿龙一网通”信息系统进行适时对比,可以看到属于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客户上载的信息(包括广源货运83257535、金利来货运52355070、金顺货运52355216、霞霞货运59800173、安华货运88112603、腾飞货运83243828、立业货运88115765、胜伟货运88137167、中南货运83219180、小田货运88155734、洪盛货运83373117等),在信息上载后不久即在被告驿龙公司的驿龙一网通页面上显示上述电话号码编发的货运信息,内容与汇通银河公司发布的信息基本相同。在公证人员的监督下,汇通银河公司的技术人员编撰了以汇通银河公司电话为联系电话的虚拟货运信息23条,并录入其货运信息系统,在信息上载后不久即在被告驿龙公司的驿龙一网通页面上显示以汇通银河公司电话为联系电话的货运信息,内容与汇通银河公司发布的虚拟信息基本相同。
另查明,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网站首页的免责声明“本网站的物流信息均由客户提供,仅供参考,请认真核实。如您采信本网物流信息而导致纠纷,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被告驿龙公司在广告宣传单上承诺,入网用户原有的服务期限可以顺延。原告汇通银河公司提供的被告驿龙公司与客户周运明于2007年9月21日签订的服务合同第2条第5款约定,被告驿龙公司承诺如周运明已经在网使用其它物流软件产品,驿龙公司服务期酌情顺延。
再查明,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与被告驿龙公司的部分客户相互重合,客户的服务费按照年度缴纳。
本案为侵犯商业秘密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依据当事人的诉辩及查明的事实,双方争议焦点为,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主张的物流信息是否属于商业秘密以及被告驿龙公司的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
本院认为:
一、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物流信息不属于商业秘密。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条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的规定,符合法律条件的商业秘密必须同时具备四个条件,即为权利人所有、具有秘密性、实用性和保密措施。具体到本案而言,首先,汇通银河公司主张的物流信息并非属于汇通银河公司所有。从查明的事实看,汇通银河公司的网站物流信息来源分客户自行上传和公司收集上传两种情况。而汇通银河公司网站首页声明“本网站的物流信息均由客户提供,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可以得出汇通银河公司仅仅提供了网络交易平台、客户提供信息进行自由交易的结论,显然信息的所有者不属于汇通银河公司;其次,汇通银河公司主张的物流信息不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作为物流信息,受众者越多,信息传播越广,配载成功机率才可能越高。物流信息的所有者即客户是希望该信息传播范围越大越好的。虽然有部分信息是汇通银河公司派员在各货运公司的对外登载的信息中收集上传至网站,但该信息系从公开渠道获得,属于无需付出一定的代价而容易获得的信息,不符合秘密性的规定;再次,汇通银河公司未采取合理的保密措施。虽然注册会员只有在提供帐号和密码后才能登录网站,上载或查阅信息,但该密码仅仅为登录交易平台的钥匙,不属于对信息本身的加密措施,且汇通银河公司在与客户的合同中并无保密条款,既没有要求客户对他人的信息予以保密,也未限定客户对自己上传的信息保密或不能在其他网站发布;最后,双方当事人诉争的物流信息具有时间性和不固定性。商业秘密的实用性特征决定秘密的内容应当在一定时间段内相对固定于某一有形的载体上。本案中,汇通银河公司网站上由客户上传的信息,通过流媒体的方式不停的滚动播出,在后的信息不断地覆盖前面的信息,加之物流信息只能在短时间内有实用价值,使得在前的信息丧失实用性。加之客户享有自由选择的权利,可以同时向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网络物流公司提供相同物流信息,本身也具有不确定性。故本院认定汇通银河公司网站上的物流信息不属于商业秘密,其指控被告驿龙公司侵犯其商业秘密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二、被告驿龙公司的行为构成了不正当竞争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经营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凡是以不正当手段损害竞争对手的合法权益,扰乱社会经济秩序的行为,均应认定为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从本案证据显示,被告驿龙公司与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同属于从事物流信息服务的营利性公司,双方在同一行政区域内,具有竞争关系。被告驿龙公司擅自利用技术手段,将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上载的物流信息(包括原告公证时杜撰的虚假信息)有选择地编撰成自己的客户信息,提供给被告驿龙公司的客户进行商业性使用,虽然不属于侵犯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商业秘密的行为,但网站信息量的大小,直接关系点击率的多少,进而在特定的潜在消费群体中产生影响。被告驿龙公司的上述行为,明显具有使用不正当手段损害竞争对手经济利益的主观故意,违反了市场主体应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应承担侵权责任。
原告汇通银河公司指认被告驿龙公司专门针对其客户,以挤压方式为手段,进行低价销售、提供延期免费使用的行为也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本院认为,低价倾销是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禁止的行为。但不能简单认为被告驿龙公司的价格低于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价格,就构成低价倾销。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必须证明被告驿龙公司的价格明显低于成本销售且是以排挤汇通银河公司为目的的。原告汇通银河公司未举证证明网站运营的成本,对此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被告驿龙公司为吸引客户在其宣传册上承诺“入网用户原有的服务期限可以顺延”,属于提供延期免费使用的行为,从被告驿龙公司与客户周运明签订的服务合同看被告驿龙公司承诺如周运明已经在网使用其它物流软件产品,驿龙公司服务期酌情顺延。这一行为属于无利润的亏本销售,挤压竞争对手的意图明显,属于不正当竞争行为。驿龙公司虽在宣传册中未直接指向本案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但该行为利益受损方的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可以主张权利,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此项诉讼主张,本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物流信息不构成商业秘密,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与被告驿龙公司均为同类服务的同行业市场经营主体,被告驿龙公司为获取不正当利益而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公认的商业道德和市场行为规则,侵犯了原告汇通银河公司的经济利益,构成不正当竞争,应该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原告汇通银河公司主张被告驿龙公司的向其赔偿经济损失150,000元,其索赔的依据为客户的流失所产生的损失。但原告汇通银河公司提供的损失证据为单方证据,并无其它证据佐证,且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流失的客户系被告行为所致,加之客户的流失与服务质量、价格、市场因素紧密相连,即使存在客户流失的情况,也无证据证明是被告的侵权行为所导致,故鉴于原告未能提供证明该损失数额的充足证据,本院不予全额支持,原告在庭审中明确提出法院可以适用法定赔偿方式确定赔偿数额,综合考虑被告驿龙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性质、时间不足一年、后果、使用侵权信息的比例以及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予以酌定30,000元赔偿数额。据此,经合议庭评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九条第一款第(四)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第一百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对原告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即不得将不属于自己客户的银河网站上的信息予以转载以及不得在经营中采取“入网用户原有的服务期限免费顺延”的经营方式;
二、被告武汉驿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含原告维权的支出包括律师费、公证费);
三、原告武汉汇通银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3,300元,由被告驿龙公司负担。此款原告汇通银河公司已垫付,由被告驿龙公司随前述款项一并支付给原告汇通银河公司。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应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300元,款汇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户银行:农行东湖支行,户名:湖北省财政厅预算外资金财政专户,账号052101040000369。上诉人在上诉期届满后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长 尹 为
审 判 员 孙文清
审 判 员 陈燕平


二○○八年五月九日

书 记 员 魏大海
 
 

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转载本站信息

网站备案:京ICP备案06020518

技术支持:德易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