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顾问-知识产权诉讼

当前位置: 首页>>专利侵权 >> 经典案例 >> 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诉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非专利技术侵权纠纷案

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诉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非专利技术侵权纠纷案

来自网络 加入时间:09-09-23 作者:admin 点击:

     原告:山西省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
     法定代表人:贾世堡,厂长。
    被告:郭志敏,男,40岁,山西省交城县百货公司职工,住交城县城内。
    被告:刘家栋,男,43岁,山西省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职工,住交城县城内。
    被告:王财茂,男,37岁,山西省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职工,住交城县城内。
    原告山西省交城县防腐钢衬玻璃厂(以下简称玻璃厂)因与被告郭志敏、刘家栋、王
财茂发生非专利技术侵权纠纷,向山西省交城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原告诉称:“钢衬玻璃防腐管件”是我厂独立完成的技术成果。多年来,我厂利用此
项技术生产的衬管产品已达1000多吨,总产值达700万元,使用此项产品的已达100
余家。但是自1993年初,被告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利用合伙开办的“山晋防腐设备
厂”,无偿使用我厂的“钢衬玻璃防腐管件”技术生产产品,拉走我厂的老客户,致使我厂
停产,工人失业,遭受经济损失达30万元。请求判令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立即停止侵
权行为,并赔偿我厂遭受的损失。
    被告郭志敏等3人辩称:“钢衬玻璃防腐管件”是原告所有的技术一节属实,我们3
人利用此项技术生产产品获利的行为欠妥、同意给原告赔偿。但是,因利用此项技术生产
出来的钢衬玻璃防腐产品,经久耐用,一般用户使用此产品后不会在短期内又来购买,所
以原告指控我们拉走老客户一节失实。原告所遭受的经济损失,与企业不景气和原告经营
不善有关,故不能同意按原告请求赔偿。
    交城县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钢衬玻璃防腐管件”是原告玻璃厂于1983年承
接的山西省科学技术委员会的科研项目,1984年试制成功。其后,经过边试产、边推
广,逐步使此项技术完善。1987年,山西省吕梁行署科委通过了对此项技术的鉴定,
颁发了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之后,此项技术又陆续获得山西省第二轻工业厅、山西省
科委以及全国星火计划成果博览会的奖励。
    在“钢衬玻璃防腐管件”研制期间,被告郭志敏担任原告玻璃厂的主管生产副厂长,
被告刘家栋担任车间主任,均因参与了研制工作而获得职务技术成果证书和奖金。被告王
财茂是玻璃厂内专销此项产品的推销员。1993年初,3被告合伙成立了“山晋防腐设
备厂”,利用“钢衬玻璃地腐管件”技术生产产品供应市场,共获利润7万余元。此项利
润已经转化为“山晋防腐设备厂”的生产费用。由于3被告的行为,致使玻璃厂产品滞
销,生产与经济效益下滑,遭受了一定的经济损失。
    上述事实,有书证、证人证言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证实。
    交城县人民法院认为:“钢衬玻璃防腐管件”是原告玻璃厂所有的技术,对此原告
与被告没有争议、此项技术虽未申请专利,但确实是具有实用价值、目前从公共渠道不能
直接获得的一种技术方案,属于非专利技术,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合同法》的保护。
技术合同法第六条规定:“执行本单位的任务或者主要是利用本单位的物质技术条件所完
成的技术成果,是职务技术成果。职务技术成果的使用权、转让权属于单位,单位有权就
该项技术成果订立技术合同。”被告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明知“钢衬玻璃防腐管件”
技术属玻璃厂的职务技术成果,却利用曾经参与研制和销售、熟悉技术内容及销售渠道的
便利条件,不与玻璃厂订立技术转让合同,即无偿使用此项技术牟利,是侵害玻璃厂非专
利技术所有权的行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八条的规定,应当承
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和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
    关于非专利技术侵权的损失赔偿额,应参照处理其它工业产权侵权案件的规定计算,
即以权利人因侵权行为受到的实际经济损失作为损失赔偿额,或者以侵权人因侵权行为获得
的全部利润作为损失赔偿额。本案中,原告玻璃厂诉称其遭受的经济损失是30万元,但是
不能排除由于企业不景气及管理不善造成损失等因素,所以这30万元不能认定为因侵权行
为受到的实际经济损失。已经查明被告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在实施侵权行为期间获得了
7万余元的利润,并且3被告已将此利润用于购置生产设备等。将此数额确定为损失赔偿
额,有理有据。

    据此,交城县人民法院在查明事实、分清是非的基础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

诉讼法》第八十五条的规定,根据当事人自愿的原则,主持进行了调解。双方当事人于1995年3

月28日达成如下协议:


    一、被告郭志敏、刘家栋、王财茂从调解之日起,停止侵害原告玻璃厂“钢衬玻璃防腐智件”非

专利技术所有权的一切行为。


    二、由3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7.2万元。其中,以3被告所有的空压机一台、砂包管道一

套、磨盘机一台、台具一套、拔管机一台、衬管机一台、炉门一件、钻床一台、工器具一套、火花探

伤器一台、磨管机一台、保温筒一个折款4万元;另给付人民币3.2万元,3被告对此款负连带给

付责任。

 

北京市中润律师事务所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复制转载本站信息

网站备案:京ICP备案06020518

技术支持:德易挚作